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葛长银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当今知识分子的名分情节  

2008-09-24 21:36:00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

    过去的士大夫阶层,是很讲究“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”的。这里的“名”,是好名,是老百姓的口碑,准确地说是干出来的,比如考上个七品芝麻官,兴旺了一方水土,造福了一方百姓,当地人就会给你送个匾、立个碑什么的;因业绩的大小,不同层次的地方志再记上一笔,你这名就留下了,说不定还能荫及子孙。

    社会不论发展到什么地步,主要的阶层是延续的,过去的士大夫阶层应该遥对我们现在的知识分子阶层。先不说当今的知识分子还有几个是忧国忧民的士大夫,能真正地心系天下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不为名利所动(本人首先承认要挣钱养家,但我不是钱奴),单说过去士大夫追求的这个“名”,现在已经变异了,由一个字变成两个字:名分。

    名分,就是分名(在某一名誉下大家都有份),并且要排出老大、老二、老三以至于老N的座次,比如妓院要排出头牌,草寇要选出大王并排定座次等。在“一夫多妻”制的社会,一个家庭里三妻四妾对名分的争夺,就是整个社会的缩影。

    名与名分的主要区别在于:名是别人主动给你的,你不要都不行,老百姓能给你急了;名分是通过各种方式弄来的,其中不乏阴谋诡计,没有手段,你想要也要不到。

    我们以高校教师为例(限于应用学科),说说当今知识分子的名分情节。

    1.高校教师的名分设计

    高校把教师岗位(名分)分为四个层次:助教,讲师,副教授,教授。其中副教授和教授又各分几级(因不太关心,没记住),上次填表自选级别时,我把自己定位为“二级副教授”,学院开完会定下后,一位领导对我说:葛老师,你填低了,你应该填一级。我客气地说:我水平不够,谢谢!不知我这属不属于“后天下之乐而乐”。

    2.高校名分能带来什么利益

    高校教师相应的名分,对着相应的票子、房子和位子。

    票子,就是工资,不同职称,有不同的岗位工资和不同的补贴;一旦评上某层职称,就等于定了身价,你就可“只上不下”地享受相应的票子待遇,不管课讲得如何科研做得如何?这与在社会上讲课不一样。在社会上讲课,是根据你的讲课效果定身价,比如有的人一天3000元,有的人一天10000元,完全看你讲出了多少效益,看效益给你身价(是可上可下波动的),那得凭真本事吃饭。我们有一些大牌教授,曾经在MBA课堂、或在外出讲课时被人轰下台,想必也知道了市场经济的厉害,确实没学校好混。

    不同的名分,也享受不同的住房面积,比如讲师70、副教授90、教授105等,超标部分按市场价交割。要想住大房子并且少花钱,你就得使劲地挠名分。特别是在大城市,一个平方好几万,你买不起市场房,只能拼命地奔福利房,奔名分。

    不同的名分,也对应不同的地位。在学校内,开教授会议,其他人就参加不了,尽管一些教授在我等看来如“沐猴而冠”;不明就里的社会人,也十分重视学校教师的名分,有时把我等副教授说成教授;见了一些不说话的板脸教授就肃然起敬,其实是不知道他肚里没词在拿严肃做掩饰。好在社会具有澄清作用,越来越认清各色人等的真实面目,越来越重视真才实学了。

    3.要名分须过考核体系

    说这考核体系,我得先讲一个亲历的事。那是我当系主任的时候,在院长的带领下,我们想为学院申请一个博士点,辛辛苦苦准备了一大堆资料,按级上报,但只上到学校的什么委员会,就被拿下,没给通过。我们不甘心这么多心血付诸东流,就用了下下策,用五粮液把关系不错的研究生院管公章的兄弟喝到,借用一下戳子,盖上,报上去。谁知在全国排名第四!弄了一个博士点。

    这事让我们哭笑不得,也弄得当时的校长左右彷徨;功过相抵不予表彰。但也深深地让我们认识到:在混乱的地方,必须用混乱的方式解决问题。

    通过这事,你还让我怎么相信学校这几个老头(也是外行)组成的考核小组?

    那我们评职称的考核体系是什么样的呐。

    首先这个考核体系是一代又一代沿袭下来的,但在不同的代里——尤其是发生较大变革的某代,这个体系要被“完善”——根据修改者的价值观和利益“完善”,而其中的一些标准,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——实践决定的,是权力人根据偏好决定的。以至于我们的一些应用学科,离社会的实践活动越来越远;一些曾经辉煌的专业,已日薄西山,出现了“虎门犬子”的现象。

    归纳起来,考核体系不外乎由以下几部分组成:

    一是论文。这也是获得名分的硬通货。令人不解的是,这个“考核体系”看论文,不看论文本身的质量,而是看它发表在哪个刊物,也就是不同层次的刊物决定了论文水平的高低。在认可的刊物上,那怕整一段花边新闻,也算进入了什么什么核心。至于哪个刊物高哪个刊物低?是不是核心刊物?就完全由掌权领导说了算。比如本学院就把《会计研究》定为7类刊物,跟学院编写的那本什么农业刊物一个级别,这足令我们一辈子只能当会计,搞不了会计研究。因为《会计研究》是会计领域的老大,太高,我等搞会计教学的轻易上不去。

    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几家所谓的学术刊物不收费?那些收费的刊物还有几个是有真功力的,浪不浪费纸张或国家的森林资源?反正我从来不会掏钱发论文,我耻于参加此等交易(这好像是我给你唱歌听再给你付小费,这在经济学和会计学上都解释不通)。当然我也不轻易写论文,近两年就写了两篇,一个发在上海的一张小报纸上,一个发在北京的一个无名的会计专业刊物上,但荣幸得很,两篇都被长眼的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给全文转载了。所以,我等不会在乎一些人认不认,要让社会和历史承认才是真的(别人让干嘛就干嘛,不是一头猪,肯定是一头羊)。

    二是课题。国家级课题是A,省部级课题是B,其他课题按到账经费算分。总之,这一项也很重要。为了弄到课题,我们的一些老师都改行搞公关了,跟企业公关十分相似,什么手法都有,包括请客送礼、打点什么的。

    三是教学。只要你上够学时,那怕你是一个结巴,也算你完成了教学工作量。因为我们对教学的考核,只有数量指标,没有质量指标;或者说,我们不注重教学(教师不以教学为主令人费解),只注重科研。现在高校老师不愿意上课,大家就不难理解了,因为上课及其效果对于晋升并不重要。

    关键是表现。你能不能获得名分,还得看你的表现。要是你和领导是同门或哥们,那你是幸福的。你把那些硬指标凑上,就差不多能得到了。

    因为我们的职称或名分,确实是评的,或者说是顺着规定的动作“做”出来的,而不管那些参评的“成果”有没有用处。

    4.为了名分高校老师都在干啥

    一些老师为了取得名分,不惜造假、剽窃;而名分之争则让一些人利令智昏,成为“三丧”式的“人才”。

    一是丧志。因为一切围着考核体系的指标转,就失去了自我和更高的人生追求。一些教师熬到正教授后,马上刹车,枯燥的学问就不做了吧。天天处于“开个会,拿个包;吃个饭,洗个澡;出个差;指个导”的逍遥世界,与阿斗有一拼。

    二是丧德。学问看品德,剽窃对于做学问的人来说“失大节”,但面对名分的诱惑,在“考核指标很高、自身水平很低、心里又很急”的境况下,咋办?那就借鉴吧!或者造假,一些教师由此丧德,堕落为无耻的剽窃之徒。

    三是丧人格。那就是为了名分,不惜拍马溜须,丧失了一个人的基本人格。曾有一位老师(也是一个学院领导干部),拉来一个课题,为了拍马屁,他非把书记拉进来(书记也是,你是做课题的料吗)。结果马屁没拍成,反拍到马蹄子上了。他的一个研究生剽窃别人的成果,作为课题的一部分,被告发了。书记一气之下,把他给撸了,还判他两年不许招收研究生。

    5.追求名分的结果

    可以看出,因为名分与一些具体的个人利益挂钩,我们当今高校的知识分子,十分看重名分,并尽全力(或邪力)追求之,其情节十分严重,犹如中毒。这也是一个人为造成的“磨道”(体制是人设计的),教师一走进高校就业,就如拉磨的驴上了套一样,必须围着名分转悠,很难有人能跳出这个圈圈(比如我等)。其结果是:我们模式化的晋级方式,会导致我们的学问不接“地气”,成为没有真功夫的“伪学”,很难经得起实践的检验;同时也会“造就”出一批胸无大志之徒,让我们离大师级学者越来越远。

    忧国忧民的当代士大夫已经十分鲜见,名利之徒倒充斥我们的高校。但私下认为:要是狮子老虎什么的,贴上“王者”之类的标签或名分倒没有什么,因为它们本身强大;但要是一头猪或一头羊,出了名,或者获得“最肥”的名分,就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年9月24日晚上于北京心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5日下午改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