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葛长银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袖标(小小说)  

2009-09-11 10:43:00|  分类: 诗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看看俺当年写的小小说

 

红袖标(小小说)

 

 

    以往出差归来,总先电告妻子。这次没有,我想让她突然高兴。

    已是黄昏,我下了车就急冲冲地奔家。推开院门,立即摆出疲惫的样子,倚着门框唤妻子的小名。妻子“天哪”一声,飞了出来,接过提包,挽我胳膊,积累月余的思念颤在唇上。亲昵之举羞于描述。

    “哎告诉你,侯伯伯好了。”

    我正作另一种听觉准备,闻妻此言我楞了一下又“嗷”了一声。绵意荡然无存,追问:“怎么治的?”

    “进屋说。”

    我们这个院子住三户。左边那家,大人孩子闭门不出,整天圈在屋里,像偷吃什么好东西又怕被人瞧见似的。右边是侯家,家主侯伯伯,五十年代的工程师;他有一远房舅舅,是国民党将领,去了台湾。“文革”一开始,侯伯伯当之无愧地成了特务,侯伯母服药自杀,他就疯了。此后数十年,进了数十家医院,数十名专家学者都耸肩摇头:没见过这种病例。

    我记事时,侯伯伯就疯得很不像话。一次他偷跑出去,竟对街人笑着小便,差点挨打。家人只好把他锁在屋里,任他大喊大叫,好远好远都能听到那没有人腔的声音。他因此名声在外,这条街,这个区,都知道这个大院有个疯子,都知道他的病没法治,也都善良地关注着他。

    一进屋我就问:“怎么治的?”

    “先洗脸,看你脏样。”妻子倒水,用手试温。

    “快告诉我吗。”我接过毛巾,急不可待。

    “你先猜猜。”妻子又演老戏。每遇可卖关子的事,她就考我。我猜不中,她就很高兴;反之,就翘起小嘴,一副失败的样子。为讨喜欢,我大都胡言乱语,瞎猜。让她咯咯笑个没完。这次,我没那心情,脱口猜道:“民间偏方?”

    “不是。”

    “医学大突破?”

    妻子摇头。

    “怪医问世?”

    “更不是!”妻子这次没笑:“你一辈子都猜不中。”

    “那用什么治的?”

    “红袖标。”

    “红袖标?!”我没转过神来,妻子就吧嗒开了:“那天他偷跑出去,在街上大喊大叫,还要对行人那个,被卫生管理员喝住了。他一见管理员臂上的红袖标,竟老实了,乖乖地被送回家。他家人就照样做了几只,平时套在胳膊上,奇了,他竟安静下来,渐渐省了人事。这不,刚才又随女儿出门散步去了。”妻子拉拉我:“你看。”

    我来不及搽掉脸上的水,顺着妻子的指向,从窗口望去。侯家门口的晾衣绳上,两只洗晒的红袖标在黄昏中飘动。水流进我的眼眶,视线模糊,红袖标变成红乎乎的一片,很不清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葛长银作于1990年春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时发表后被《小小说选刊》转载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