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葛长银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主张:我国高校应推广“树根”理论  

2011-07-10 12:59:00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国高校应推广树根理论——兼论实践学派的核心主张

 

博导博导,一驳就倒;教授教授,越教越臭。我国高校举办MBAEMBA等各类面向实践的学习班、大量从业人员入学并毕业之后,这个“流言”就不胫而走。它不能说是我国高校教育目前的写照,甚至有点偏颇,但“无风不起浪”,至少说明我们的高校教育存在一些问题,尤其是在学以致用方面,我们的教学和实践还有相当大的距离。

这个距离其实就是我们的教授与目前我国实践活动的距离。他们大都是从学士念到博士,或从海外留学归来,掌握了不少的理论知识,但由于没有深入我国的实践活动,所学理论难以与我国的实践对接,尤其是应用学科,其理论很难解释或指导我国目前的实践活动。这就让那些实践经验丰富的学员,对一些理论产生“中看不中用”评价;而一些教授的孤傲和坚持己见,也就成了一些学员嘲讽的对象,“流言”由此而起。

为了缩短教授与我国实践的距离,我们不揣浅陋,提出“树根”理论,以期与我国高校的教授共同探讨和努力,完善和解决我国高校、尤其是应用学科的“学以致用”问题。

一、“树根”理论的主张

我国的治学比西方早得多,这可从先贤的著作中得到例证。目前西方管理学者主张的教学要传授“知识、技能和品质”的观点,被我国的一些教授倍加推崇,殊不知早在1300多年前,先贤韩愈已在《师说》里教导我们:“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”(见中学课本)。可见我们有时是舍近求远,一些人更是数典忘租。类似的现象无须赘言。这也是导致我们的一些教授根基不稳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综观先贤们的治学之路,可以归结为两条:一条是为天地立心,一条是为生民立命。“为天地立心”多是那些立德立言的大师的使命;而“为生民立命”就是立足于为人民服务,强调学以致用,其治学方法又分两种:一种是用现有理论去指导实践——我们权且称为理论派;一种是从实践出发,上升到理论再去指导实践——我们称为实践派。我们的“树根”理论就是基于实践派提出来的。

理论是对自然界、人类社会的系统化的见解和主张。“树根”理论就是我们把自然界的一个定律移植到应用学科,其核心主张是“深度决定高度”,一棵树只有根扎得深才能长得高,这个普遍性的规律已无须证明。“树根”理论又衍生出两个基本观点:

一个是“土壤决定适度”。同一个品种的树在不同的土壤环境中,生长是有差异性的,这就有个“适度”问题。有适度才有高度;适度低则不会有应有的高度。而这“适度”是由土壤决定的。

一个是“季节决定速度”。 同一个品种的树在不同的季节,生长也是有差异性的。多雨的季节生长快,反之则慢。所以季节决定着树的生长速度。

一门学科尤其是应用学科,也具备树的特性。其根系深入实践的深度决定其高度,我国的“土壤”决定其适度,国家发展的“季节”决定其速度。

“树根”理论的现实意义是,一个教授只有深入实践活动,立足我国国情,融入国家发展的新时期,才有可能成为“参天大树”级的学者。

二、推广“树根”理论的理由

推广“树根”理论的理由如次:

1.改善学风

我们高校的学风从教授而言,大都偏重理论学习,忽略了向实践学习;偏重学习西方现代理论,忽略参与中国当前实践活动,从实践中归纳出具有现实指导意义的理论。尤其是一些海外归来的教授,一味强调西方理论“常青”,甚至认为“西方理论解决不了中国的实践问题是中国的实践有问题”,殊不知我们需要的是能够解决中国实践问题的理论。毛泽东在名篇《改造我们的学习》中就曾描述过这类人:“几十年来,很多留学生都犯过这种毛病。他们从欧美日本回来,只知生吞活剥地谈外国。他们起了留声机的作用,忘记了自己认识新鲜事物和创造新鲜事物的责任。”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我们海外归来的学者还没有改掉这个毛病,可见这是留学生的一个通病和痼疾。

没有实践的源泉,就没有创造的基础和动力,鹦鹉学舌邯郸学步的盛行,致使一些学问只能是“拼盘”,频频发生的抄袭、剽窃等失大节的事件,就是一个例证。

在教授的这种学风的“熏陶”下,我们的学生也只能从教科书学习知识,很少参与实践活动,从实践中吸取知识和营养;一些学生只有学习能力,缺乏工作能力,更无论创新开拓能力。

这种学风存在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的教授脱离了中国的实践活动,推广“树根”理论,强调实践出真知,就能逐步改善这种学风。

    2.改善教风

我国高校的教育方式基本都是“师傅带徒弟的教育模式”,尤其是在研究生教育阶段。教授怎么做,学生怎么做,而且相当严格。关键是工厂的徒弟以后要接师傅的班,而高校的学生能接教授的班的寥寥无几,大部分还要投身社会,在各行各业从事国家建设工作。他们在课堂或实验室学到的那些“技能”,一到了大田或单位里,就无所适从。高校教育的一个重要环节是毕业论文,考核重形式轻内容,毕业论文成了标准“八股文”,毛泽东给党八股列的八大罪状的“空话连篇,言之无物;装腔作势,借以吓人;语言无味,象个瘪三;甲乙丙丁,开中药铺”等几条,用在高校的毕业论文上甚为恰当。由于缺少实践环节,教授们无法验证其理论的正确性,所以高校盛行教条主义,以“教条”而非实践验证教育效果;为了维护各“门下”的教条,自然又形成了宗派主义。在这个“土壤”中,我们培养了一批又一批“墙上芦苇,头重脚轻根底浅;山间竹笋,嘴尖皮厚腹中空”的“理论人才”,而我国目前的建设,恰恰缺少脚踏实地的实干家。

这种教风直接导致我国高等教育“跑偏”,偏离我国是实际国情,浪费了大量的教育经费。所以在高校推广“树根”理论,引导教授和学生投身到我国目前的实践中去,用鲜活的事例教育我们的师生,相信能为改善我们的教风起到一定的作用。

3.改善校风

有大师才可谓有大学,大学是学者深思的地方。我们的高校基本都是崇高的校训,但真正能做到位的,却十分鲜见。一些高校的逐利思潮、买卖文凭行为和重科研轻转化的现状(一些所谓的科研成果根本不能转化成生产力),已经形成了让社会颇有微词的校风,再加上脱离实践活动的学风和教风,大学的无形资产正在逐步丧失,这对一些高校来说是致命的。

能不致命吗?一些高校目前的现象是:文章多,一流论文少;学生多,优秀人才少;教授收入多,科研成果少。这种现状就是世俗的校风所致。

要改变世俗的校风,推广“树根”理论是有效的方式之一。在高校树立“为生民立命”治学思想,引导师生走上“从实践出发,上升到理论再去指导实践”的治学之路,让我们的教授和学生在深入实践的过程中,真正享受到治学的乐趣和责任,就可以在改善我们的学风和教风的同时,改善我们的校风。

三、推广“树根”理论的方法

推广一套理论不可能一挥而就,它是一个过程。要步入这个过程,我们必须强调以下三点:

1.转变治学思想

治学思想的转变是推广“树根”理论的首要环节。思想决定行为,只有思想转变了,我们教授的“根”才能扎到实践的“土壤”中去。

转变治学思想的方法有三:

一是强调实践出真知。理论来源与实践,但实践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,所以固有的理论不一定能够指导不断发展的实践,国外的理论不一定适用国内实践。只有从实践中来,再到实践中去的理论才能常青。实践是真知的唯一源泉,而一名教授的高度,完全取决于他深入实践的深度,这也是“树根”理论的核心主张。

二是进行正证。用从实践中来再到实践中去的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及其效果,正面证明该理论的正确性,用事实促进一些教授转变思路,投身到实践中去,从切身的实践活动中提升理论。

三是进行反证。对那些固有的或过时的理论,要通过新的实践活动进行反证,以证明其指导实践活动的功能已经丧失或基本丧失,警醒那些抱残守缺、崇洋媚外的教授,转变其观念和治学道路,在实践活动中追求真理。

2.立足中国“土壤”和“季节”

教授无国界,但教授都有祖国。作为中国高校的教授,尤其是应用学科的教授,治学要立足国情,切实为中国的实践服务。美国的教授及其研究对象也多是美国的问题,他们的研究成果达到世界一流,主要是因为他们立足美国国情,而美国的发展程度决定了他们研究成果的领先地位。我们在借鉴他们先进研究方法的同时,必须立足国情才能取得独到的研究成果,而这些成果在国内是一流的,在世界上才有可能是一流的。我国高校一流研究成果较少的原因之一,就是我们的一些教授没有立足中国的“土壤”和“季节”。

推行和强调“树根”理论的两个基本观点“土壤决定适度、季节决定速度”,可以引导我们的高校和教授立足中国的“土壤”和“季节”。我们可以用一些具体的案例来推动。最有力的一个证明就是中国革命胜利的案例,我们是靠“从中国的实践中来再到中国的实践中去”的毛泽东思想取得胜利的,如果在井冈山时期我们遵循了外国的军事理论,我们现在是如何状况尚不能定论。

3.制定具体规划和措施

“树根”理论的基本导向就是深入实践活动,这也是实践学派的核心主张。要深入实践活动,我们的高校和教授就必须制定具体的规划和完善的措施。高校要制定鼓励教授深入实践活动的政策,比如中国农业大学出台的“农业推广教授”政策,就深得民心和国心,在“重田间产量”(不只看论文)评选教授的政策引导下,相信会有很多老师进入农田,在实践活动的第一线开展科研活动,其成果较之于实验室的成果来说,对我国农业的发展更能起到推动作用。

并不是所有的高校都能制定“重产量”的评选制度,但所有的高校都可以制定鼓励老师到社会相关单位兼职、挂职的政策,例如鼓励企业管理学科的老师去企业兼职,行政管理学科的老师去机关挂职等。只要老师们接触了实践活动,中国的现实就能自动修正他们的治学思路,促使他们学以致用。如此下去,才有可能造就一批大师级学者,而这也正是我们呼吁在我国高校推广“树根”理论的主要目的。

 

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6816日凌晨于北京家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